兰缪-斐物

一个多月前我曾在空间里说“他们经历风风雨雨,流言蜚语,可他们仍然还是他们。”这是我的私心,是对东凯明知不可为之而为之的圈地自萌。
可是一个多月后我只想说,无论你爱不爱楼诚,爱不爱东凯,请怀着对人物最起码的尊重去码字、去写文,他们不是你泄愤撕逼的发泄途径,说好听点,不符合人物性格叫ooc,说难听点,你不就是披着层楼诚的皮去踩去黑,别拿什么我不是原著,ooc也是情有可原这种话来狡辩,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画皮!呵呵,你写文章的时候真的把明诚当成那个芝兰玉树,宁愿以身就此死国的明诚吗?你写文章的时候真的把明楼当成那个宁死不休,算尽机关只为护这片土地山河清明的明楼吗?你敢说你有?!你敢说你笔下的楼诚铁骨铮铮,彼此拥有各自的尊严与傲骨,骄傲而又独立的活在那个风雨如晦的时代,纵然身后有人指指点点,纵然背负汉奸的骂名?!
既然不爱,那么请放过他们,楼诚不是一个圈,他们只是一双人!我爱着他们的并肩而立相互扶持,爱着他们的家国大义血性坚韧,可我更钦佩并仰慕他们身上折射出的那份骨子里的报国情怀!我看的第一本楼诚的小说是口罩大大的《别日何易》,大大用她的文笔与气魄震撼了我,她借明楼与明诚之口,向我开启了那扇名为共产主义的大门,那扇门后有失意与迷茫,有质疑与否定,可是当这些负面情绪平静下来时,目之所及只是一片广阔无垠包容万象的大海。我在这片海里找回了我的初心,我依靠着这片海走出了叛逆的青春,为我自己的未来去打拼。楼诚之于我,好比是黑暗里的指明灯,他们向我指明了何为信念,何为理想,何为坚忍,何为百折不挠。我曾写过“楼诚所代表的是一个时代”,他们代表了那一个时代的人,哪怕国之不国,家之不家,却依然愿意挺身而出,慷慨赴死的勇士。
那么明媚的两个人,凭什么将要或已经毁在你的笔下?!
那么骄傲的两个人,凭什么要遭受这样的污蔑?!
他们是顶天立地的男子,不是你笔下柔柔弱弱的娘炮,只有兽性没有人性的种马!
要爱,就请怀着初心深爱,要不爱,麻烦你高抬贵手,别在抹黑楼诚以及那些辛苦写文的大大!!